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法律论文 > 《海洋法公约》中对船只的虚拟登临权应用

《海洋法公约》中对船只的虚拟登临权应用

时间:2019-04-23 09:49作者:曼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海洋法公约》中对船只的虚拟登临权应用的文章,海上违法犯罪活动互联网时代呈现新样态的特点, 传统登临权方式已不能满足打击新型海上网络活动违法犯罪的需要, “虚拟登临权”的诉求产生。

  摘    要: “一带一路”倡议以及海上丝绸之路的构建, 对海洋安全秩序的构建提出了新的议题, “互联网+”的背景下网络空间主权原则为我国海洋维权路径提出新的诉求。《塔林手册2.0》“虚拟登临权”在具体规则化细节上存在虚拟空间镜像以及现实法律问题具象, 体现为行为主体排除飞机适用的限缩解释, “合理理由”的认定对于海盗、贩卖奴隶非法广播、隐藏国籍不同的样态存在不同认定标准, 在信息甄别以及监测信息尺度层面存在法的价值顺位悖论难题、《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习惯国际法遵守以及网络空间主权二次元异化的行为归责困境。溯因考证在于《塔林手册2.0》软法属性以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习惯国际法在网络空间的规则冲突。现实因应路径在于依据《网络安全法》网络空间主权原则彰显, 通过司法解释对海洋空间网络主权背书法律渊源。在《联合国海洋基本法》立法背景下对“虚拟登临权”行为要素进行法律规则与法律原则双向规制, 构建智慧海洋体系, 通过智慧执法实现海上网络信息动态监控、海上网络信息监管新路径。

  关键词: “虚拟登临权”; 网络空间主权; 塔林手册2.0; 海洋法公约;

  Abstract: The“Belt and Road”and the construction of maritime Silk Road raised new issues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maritime security order, under the background of“Internet +”, the principle of cyberspace sovereignty puts forward new demands for China's maritime rights protection path. Tallinn Manual 2.0“Virtual Right of Visit”has virtual space mirror image and realistic legal representation in specific regularization details, which is reflected in the limited interpretation of the behavior subject excluding the application of aircraft. The identified of “reasonable reasons”has different criteria for illegal broadcasting of pirates' slave trade, hiding different forms of nationality, and there is the value paradox of law at the level of information screening and monitoring information scale. UNCLOS ( Compliance with 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 and the Dilemma of behavior imputation by quadratic element of cyberspace sovereignty. The traceability is based on the conflict between soft law attributes of the Tallinn Manual 2.0 and 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 of UNCLOS in cyberspace rules. The realistic coping path according to the cyberspace sovereignty principle of Cyberspace Security Law, and endorsing the legal origin of maritime space cyberspace sovereignty through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Under the legislative background of the Basic Law of the Sea, the elements of Virtual Right of Visit are regulated in both directions, the legal rules and legal principles, and the intelligent ocean system is constructing the intelligent ocean system the dynamic monitoring of the Maritime network information and the new route of information supervision are realized through the intelligent enforcement of the law.

  Keyword: virtual visit; cyberspace sovereignty; tallinn manual 2.0; UNCLOS;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以下简称《海洋法公约》) 第110条的规定为登临权做了详细的背书规定, 公约是海洋维权执法的法律依据, 也是海洋秩序规则的集中体现。北约网络合作防御卓越中心特邀国际专家组编写的《网络行动国际法塔林手册2.0版》 (以下简称《塔林手册2.0》) 契合“互联网+”的新时代需求所提出的“虚拟登临权” (virtual visit) 的理论, 引发了学者对网络空间主权、传统的船旗国管辖主权以及公海自由公约规则之间优先顺位反观思考。网络空间的虚拟性为海洋执法带来新的挑战以及应对, “虚拟登临权”可通过网络切入的方式对船舶的信息系统以及操作系统进行登录, 可有效打击信息化时代的海上新型犯罪, 对不法船舶的行为进行路径规制。法的天然滞后性特征使得谨慎行使“虚拟登临权”成为未来的趋势所向。“虚拟登临权”能否在《海洋法公约》和平利用海洋的原则指引下实现执法边界明晰化合理化, 是新时代新议题。

《海洋法公约》中对船只的虚拟登临权应用

  一、“虚拟登临权”存在的应然性

  《海洋法公约》的登临权源自于主权国家维护海洋权益, 行使管辖权的诉求体现, 主要体现为登临检查船舶的权利, 以期防范海洋安全风险。海上违法犯罪活动互联网时代呈现新样态的特点, 传统登临权方式已不能满足打击新型海上网络活动违法犯罪的需要, “虚拟登临权”的诉求产生。

  (一) “虚拟登临权”与登临权的法的价值的等同性

  法的价值属性在于法律规则所保护的法益取向, 实为法益博弈的最终体现。依照《海洋法公约》规定, 登临权是指军舰、军用飞机或其他有清楚标志可以识别的为政府服务并经授权的船舶或飞机, 为了收集有关海上违法犯罪行为的证据或采取强制措施而对有嫌疑的船舶进行的登船检查行为。从《海洋法公约》设置登临权的目的看, 登临权的意义在于各国团结合作, 与公海上所发生的违反全人类利益的行为作斗争, 从而维护公海的和平秩序。和平、良好、安全、有序的海洋空间秩序构建, 属于法的价值的内涵所追求的“法律在发挥其社会作用的过程中保护和助长那些值得希冀、希求的或美好的东西”, 1并且符合秩序价值作为法的基本价值存在意义, 2“法是实现秩序的工具、手段和途径;秩序是法的目标、追求和理想。秩序是任何法都要追求的最基本的价值”, 故登临权实施背后是维护海洋空间中的国家主权与海洋权益安全的最优博弈体现。而随着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 海上违法犯罪活动已不再局限于原有法律规定的行为范式, 运用网络技术相关主体可以轻易在远程实施犯罪行为。传统通过实体行为的违法活动, 如今可以运用网络数据的入侵即可完成。通过网络手段实施的破坏海洋空间秩序稳定的违法活动, 不仅损害了国家在海洋空间中的合法权益, 也破坏了国家在海洋空间中网络主权安全的维护。3《塔林手册2.0》规则46规定, 如果有合理理由认为船舶涉嫌通过网络手段从事海盗、贩卖奴隶活动, 或未经许可进行广播, 或该船疑似没有国籍, 或者其国籍与登临船相同, 则军舰或其他经适当授权的船舶可以在未得到船旗国同意下, 在公海或专属经济区实行“虚拟登临权”。作为登临权在网络空间适用的“虚拟登临权”不仅顺应信息时代的发展, 也为维护海洋权益与国家网络主权提供了新的衍生路径。“虚拟登临权”行使条件主要来源于《海洋法公约》中实施登临权的五种情形之中, 4与“虚拟登临权”最为相关的主要是其以网络虚拟手段实行的海盗活动、未经许可的广播以及掩盖国籍三种行为。“虚拟登临权”的行使外观来看主要是登临权的习惯国际法在网络空间的延伸, 仍旧在《海洋法公约》的主旨以及原则下拟制权利和义务, 受到《海洋法公约》规制调整。因此, 在登临权与“虚拟登临权”共同体现的法的价值同一的情形下, 两者维护的都是海洋秩序安全与国家主权。“虚拟登临权”作为登临权在网络空间中的适用, 其存在与发展具有合理性, 契合时代发展性, 只是登临权在网络空间的一种行为镜像。

  (二) 网络空间主权原则为“虚拟登临权”存在提供了法律渊源依据

  网络主权是国家主权在网络空间的体现和延伸, 网络主权原则是我国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参与网络国际治理与合作所坚持的重要原则。网络的发展没有改变以《联合国宪章》为核心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国家主权原则在网络空间同样适用。5网络空间主权已经成为领土、领空、领海并列的第四大主权空间, 进而为“虚拟登临权”提供了法律渊源依据。法的渊源所指称的主要是法的来源, 它表明法可以或应出自何种途径, 可以或应基于何种动因形成, 它是法的半成品和预备库, 或未然的法和可能的法。6网络空间具有主权性是推动运用虚拟手段实现登临权的内在动力, 即网络空间的主权性为“虚拟登临权”提供了法律渊源。“虚拟登临权”的法律渊源基础在于海洋空间公海自由性与网络空间主权性重叠的部分, 属于登临方与被登临方船旗国管辖原则在网络空间延伸的体现, 海洋空间网络主权的建立与发展使得一国可以独立自主地不受他国干涉在所属海域内进行网络空间活动、处理网络空间事务。网络空间的主权原则使得“公海自由”不应将网络活动排除在外。“虚拟登临权”作为网络空间主权实施管辖权的主要权利外观表现形式, 其契合网络国家主权原则。

  (三) 人工智能时代海洋自由与网络主权行使存在真空化困境

  进入新世纪以来, 以网络技术为媒介比照物理社会产生的网络社会, 主体通过信息数据的流通进行沟通与交流, 而这些数据集合规模逐渐扩大且基于广泛分布的传感技术与数据存储技术的提高, 对人们的生活影响越来越大, 自此网络社会时代已完成向大数据时代的转变。7随着数据处理技术的快速发展, 人工智能逐渐渗入社会治理领域, 人工智能时代是网络时代发展的必然阶段。在人工智能时代, 海洋空间会产生人工智能技术工具, 如装载着火警导弹的无人机、无人船舶、多功能轻便的控制性机器人。无人船舶不仅从事监控与巡航任务, 也承担着运输的性能。8由于智能工具具有花费小、购买途径多的特点, 使得恐怖分子以及威胁海上安全的其他违法犯罪主体可以轻易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实施远程犯罪, 对海洋安全的治理带来了新的挑战。同样, 在明确网络空间主权原则的前提下, 通过人工智能技术监控沿海国船舶的网络基础设施或以搜集情报活动为目的盗取船舶船载网络数据信息, 也对海洋空间网络主权带来了新的风险。由于客观条件以及法的滞后性等天然性特点, 以网络行为为载体的人工智能的行为范式缺乏规则的调整。《海洋法公约》已不能就无规则的人工智能工具使用对海洋安全带来的风险挑战作出法律因应回答。因此, 为了弥补《海洋法公约》关于人工智能工具的网络行为未尽事项, 《塔林手册2.0》的专家组以编纂手册的方式提出了对登临权的虚拟使用, 期望以“软法”的形式对于人工智能工具使用中的网络行为规范提供建设性意见, 9即军舰或国家授予管辖权的船舶可以对有嫌疑的船舶实施对其信息数据通信、网络基础设施的监控。同时考虑到人工智能工具作为执法手段具有较高的执法效率, 在人工智能工具时代发展的背景之下, “虚拟登临权”也可使用无人机或无人船舶实现执法目的。在人工智能时代面临海洋自由与海洋空间网络主权行使存在的法律困境, “虚拟登临权”的出现不仅弥补了规制的法律空白, 也实现了人工智能时代的海洋法权益以及网络主权的保护权益的和谐统一。

  二、“虚拟登临权”的行为规则溯因解构及问题具象

  《塔林手册2.0》将《海洋法公约》这类国际规则以“法律类推”的形式适用于网络空间中, 往往会产生由于现有国际规则缺乏对特殊问题的解释说明, 同时国家实践较少不能提供相应的实践经验, 而导致手册对于现有国际法规则解释中有着非常大的“自由裁量空间”。10因此, 在探讨明确“虚拟登临权”存在可为海上新型执法手段前提之下, 通过与传统登临权实现方式对比, 进行法律规则行为范式溯因性解构, 从而明晰可行性条件。

  (一) “虚拟登临权”行为主体网络空间要素缺失体现

  法律主体是指活跃在法律之中的享有权利、负有义务和承担责任的个人或组织。11《塔林手册2.0》规则46规定了“虚拟登临权”的行使主体为军舰或其他“经适当授权”的船舶。该规则沿袭了《海洋法公约》登临权习惯国际法的特点, 12依据《海洋法公约》第110条第2款审慎原则, 13《塔林手册2.0》排除了飞机的适用。原因在于:第一, 《海洋法公约》没有规定登临的方式, 如果“虚拟登临权”与实际登临结合在一起, 势必会造成权益的失衡与登临权的滥用。第二, 军用飞机本身就具有精细的干扰系统, 如果将军用飞机的“虚拟登临权”的“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 势必会形成海洋空间的网络行动调整规则的紊乱以及产生新一轮的军备竞赛, 与《海洋法公约》和平用海的原则不符。“虚拟登临权”的行使是以登临权为基础, 是在登临权的立法主旨和本意下进行的延伸。适用于网络空间中对涉嫌通过网络手段违反海洋秩序安全的船舶, 军舰或其他经适当授权的船舶可在未得到船旗国同意情形下, 在公海或专属经济区对该船舶行使登临权。“经适当授权的船舶”主要是指开展海上执法活动的船舶必须要经过船旗国的授权, 并且这种授权必须是明显可知的。从字面来看, 该主体吻合《海洋法公约》第110条第5款规定经正式授权并由清楚标志可以识别的为政府服务的任何其他船舶。但“经适当授权的船舶”依靠网络行动切入被怀疑船舶的信息系统以及控制船舶运行进而修正违法行为。在现有没有海洋空间的网络行为规制的正式公约产生之前, 军舰和经适当授权的船舶可以行使“虚拟登临权”, 从而对公海以及专属经济区船舶进行信息监测甄别赋予了合理口实。其与传统登临权含义有所不同, 《海洋法公约》的登临权主要是军舰和经正式授权并由清楚标志可以识别的为政府服务的任何其他船舶的船舶, 该主体主要是在外观上可供识别的, 主要是对被登临船舶有外观上的信赖标识, 也即行政执法的信赖保护原则彰显, 权利义务的对等性需求体现。然而“虚拟登临权”主要在于军舰和经适当授权的船舶软件切入被怀疑船舶的信息系统, 这与“网络攻击”行为有相似之处, 也很难与海盗劫持船舶行为进行区分界定, 会破坏原有的权利义务平衡, 《海洋法公约》登临权与紧追权的制度设计就是此种平衡的体现。“虚拟登临权”主体会直接控制船舶操作系统, 其并不会产生“虚拟紧追权”的制度设计。其对被登临船舶权利的戕害可见一斑。为了维持《海洋法公约》中的平衡制度设计, 如何实现网络空间主体身份的识别是未来要面对的难题。故一重问题在于“虚拟登临权”的行为主体的软件要求是否有统一标准, 是否对“虚拟登临权”的军舰以及适当授权的船舶进行在船舶自动识别系统 (AIS系统) 的标识, 14进而将黑客以及海盗的网络攻击劫持船舶行为区别开来, 国际公约应该如何规制?二重问题在于所谓授权的明显标志在海洋信息系统里面如何显示, “虚拟登临权”“标识”考量的要素如何厘定, 对于发现关闭船舶自动识别系统的是否可以直接虚拟登临, 标准化程序性规则如何完善?此应为“虚拟登临权”行为主体本身要素问题具象。

  (二) “虚拟登临权”行使条件溯因解构及边界模糊显像

  “虚拟登临权”行使条件在于“有合理理由认为”船舶通过网络手段从事海盗活动、贩卖奴隶活动、从事未经许可的广播、掩盖船旗国国籍等行为。15从字面含义来看, 《塔林手册2.0》对“虚拟登临权”的行使条件做了限缩解释, 仅限于利用网络手段, 对应的空间在于网络空间, 才可行使“虚拟登临权”, 其主要在于避免形成“海上棱镜计划”的合理借口, 进而形成网络军备大赛。“虚拟登临权”在特定情形下行使条件在于“合理理由认为”的厘定不统一, 进而会带来网络信息保护的碎片化以及紊乱性特征。

  对于海盗、贩卖奴隶等公害行为实行“虚拟登临权”而言, 合理理由认定较为宽泛, 主要考虑了法益危害性以及全人类的公敌性特点。网络技术的发展为海盗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便利条件, 包括从事海盗活动的船舶通过网络手段可以远程监控船舶网络基础设施, 从而侵入网络系统, 迫使船舶停滞不前, 或是通过网络手段阻断船舶对军舰的求援通道形成网络隔离, 从而劫持船舶。16依据“海盗”以及贩卖奴隶行为范式法益侵害对象而言, 17其侵害的法益有财产或他人生命的以及海洋航行安全的公害行为。海盗以及贩卖奴隶犯罪因其作为海上暴力犯罪及全人类公敌性, 公约将其摄入普遍管辖的范畴。对涉嫌从事海盗及贩奴行为的船舶实施登临权的基础在于海盗犯罪引起的普遍管辖权。与传统海盗及贩奴通过物理行为引起军舰登临权实现不同的是, “虚拟登临权”在于对信息的甄别后进行“合理理由认定”。“合理理由认定”的要素解构来看会存在悖论性困境。

  悖论之一在于, “虚拟登临权”行使空间在公海和专属经济区, 《塔林手册2.0》厘定“公海自由”涵涉网络信息发布自由。海盗以及贩奴的合理理由源于对信息的监测甄别, 依照手册规定, 通过社交媒体发布有关海盗活动以及贩卖奴隶的的信息可能加大该船舶的嫌疑程度, 在有合理理由情况下, 军舰可以对其实施“虚拟登临权”。合理理由如何界定, 在公海或专属经济区收集自媒体信息, 所获取的信息会远远多于海盗及贩奴行为意图信息识别量, 无形中会形成了船舶信息以及社交媒体的监测系统, 放任对网络信息数据监管, 固化而成“海上棱镜计划”, 最终形成公海自由原则的戕害。

  悖论之二在于, 原本海盗及贩奴行为的登临权是在军舰以及政府公务船舶有合理理由在外观上怀疑从而形成合理理由的构成要件, “虚拟登临权”基于船舶信息运行行为的怀疑, 通过系统登陆或网站切入的方式来实现进一步考证。切入系统以后对信息的收集以及提取处于毫无监管状态, 形成巨大信息流库, 如何保障被切入方信息安全。船舶的信息数据如何保障, 进而引发“虚拟登临权”海洋空间与网络空间主权的冲突。

  对于利用网络手段掩盖国籍的船舶行为实施“虚拟登临权”而言, 主要源于《海洋法公约》的方便旗船制度。因其妨碍公海及专属经济区和平良好秩序的构建, 《海洋法公约》对这种“方便旗”的船舶视为无国籍船舶, 从外观上怀疑其有不轨行为, 可以进行登临检查。网络手段为船舶掩盖国籍的行为提供了便利条件, 《塔林手册2.0》规定通过网络手段, 船舶可以轻易获得伪装的电子国籍标识, 或通过虚假的自动识别系统伪装真实的国籍身份。“合理理由认定”要素认定存在困境:其一, 在于与原有方便旗不同的是, 掩盖国籍通过虚拟方式实现的行为实施起来较为隐蔽, 不易被执法人员所监控与侦查到, 同时网络空间自身开放性与虚拟性的特殊属性, 也为海上侦查掩盖国籍行为加大了难度, 继而会产生“虚拟登临权”的合理理由以及依据的标准紊乱, 会造成选择性执法或定向执法, 违反公平原则。其二, 虚假的自动识别系统属于“黑航”, 一般在系统内部可以直接认定其为虚假系统, 合理理由认定要素是否需要登录其系统进行进一步甄别, 其“虚拟登临权”的界限为何, 会导致安全与自由之间法律位阶顺位的混乱。

  对于从事未经许可广播的船舶行使“虚拟登临权”而言, 其源于《海洋法公约》认定“未经许可的广播”。针对“未经许可的广播”这一行为, 受禁止的广播主要是指没有依照国际规章合法播送的广播, 这种没有依照国际电信法规定的无线电波播送频率标准而播送的广播可能会导致占用无线电频道。18《塔林手册2.0》将推特、脸书等社交平台发布的信息排除在非法广播范围以外, 严格遵守《海洋法公约》对非法广播所作界限, 将其指引向国际电信法规则, 将其限定为不遵守国际电信法播报频率规则, 以及那些对海底和空中通信产生负面影响的广播。主要在无线电频谱资源占用层面进行了保护划分, 非法占用无线电频谱资源进行广播宣传, 以及强迫性信息的传播干扰行为。“虚拟登临权”的合理理由也基于此。“合理理由认定”要素解构风险在于,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为船舶在海上航行提供了新的信息传播模式, 由互联网发布的无线电和电视内容, 而往往会使得由于这种无规制的无线电内容播放占用有限的国际电线频道, 从而使得真正需要发出求助信号的船舶得不到该船旗国军舰的接受, 可能导致船舶发生海难时得不到及时的救助, 此种信息的传播是否属于“强迫属性”, 认定标准为何, 自由裁量权与国际电信法播报频率规则之间冲突应如何平衡。

  (三) “虚拟登临权”法律后果规则解构及困境演示

  在采用网络虚拟技术执法时, 应严格控制执法行为符合《海洋法公约》第110条登临权之立法本意, 不应作出与“虚拟登临权”实现无关活动。其第3款规定, 如嫌疑经证明无根据, 被登临船并未从事嫌疑的任何行为, 对该船舶可能遭受的任何损失或损害应予赔偿。“虚拟登临权”的行为结果会遇到如下与登临权不同的困境。

  困境之一在于, 网络社会中信息数据的资源集合其根本特征是具有“5V维度”, 19形成的大数据往往对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巨大的影响, 信息数据的存在往往起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因而, “虚拟登临权”滥用可能导致执法对象船舶的信息数据泄露, 不仅会使船舶可能无法行驶滞留于海中, 还会使个别别有用心的国家通过对其数据的分析继而探寻该船舶所属国家有关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形势, 从而产生危害该船所属国主权的行为风险。“虚拟登临权”滥用造成信息的泄露以及安全问题赔偿责任应该如何界定。

  困境之二在于, “虚拟登临权”登入以及退出如何在法律上进行界定, 由代码组建而成的网络信息系统一旦经过不法侵入可能带来系统无法正常运营的后果, 这就导致了执法对象船舶在军舰对其实施“虚拟登临权”完毕后, 由于技术的因素影响, 原有船载网络信息系统无法正常运转而产生船舶停滞不前, 无法正常行驶的状况。“虚拟登临权”行使之时与海洋灾害耦合并发海难事故, “虚拟登临权”归责原则如何确定, 举证责任如何分配, 犹如“虚拟登临权”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三、“虚拟登临权”的理论构建的现实回应路径选择

  (一) 海洋国土安全赋予网络安全的外延

  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 “海上丝绸之路”的复兴与发展越来越离不开海上航路畅通。20海洋国土安全日益重要, 《塔林手册2.0》弥补了海洋法在网络空间规制的规则空白, 也为海上执法提供了路径导向。针对“虚拟登临权”行使在实施登临权事由、行使主体与法律后果等问题具象, 从《网络安全法》网络空间主权原则立法本意出发, 结合《塔林手册2.0》对于海洋空间网络行动的相关规定, 丰富我国海洋网络安全规制的内容, 以加快创建我国海洋空间网络主权制度, 最终实现网络强国与海洋强国耦合并向发展的目标。

  《网络安全法》涵盖了包括对于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行与安全、网络信息安全、监测预警与应急处置以及造成法律后果应承担何种法律责任做出了明确的规定。这些虽然是对于陆地网络设施安全维护的规定, 但海洋国土安全作为国家主权在海洋空间的延伸, 海洋空间网络主权的行使可以通过司法解释的方法, 对“虚拟登临权”的行为要素进行《网络安全法》法律渊源的有益补充, 进一步彰显海洋空间网络主权原则。

  对海洋空间有关“虚拟登临权”的具体行为主体要素可在《海洋基本法》立法背景下进行“虚拟登临权”各个要素的法律规定落地探究。“经适当授权”的船舶依照现行改革体制界定为政府公务船舶, 形成军舰与政府公务船舶并向耦合执法。“合理理由”认定在未来立法过程中进行法律原则与法律规则双向规制, 从而为“虚拟登临权”的反制措施留有法律依据。对“虚拟登临权”的行为主体、行使理由的认定进行技术上以及法律标准的双重认定, 避免认定窠臼。同时, 应加强与各沿海国之间的国际交流与合作, 以促进构建海域网络空间和平、发展、共赢的未来发展新态势, 通过促进我国与别国之间在海洋空间网络安全上的双边与多边合作, 以实现缔结双边条约和平解决海洋空间网络行动争端, 构建海洋空间网络命运共同体机制。

  (二) 提高海上执法机关信息数据监管能力

  信息数据构成了网络空间建立与发展的基础, 数据主权的安全对于海洋空间网络主权的维护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影响。因而, 首先, 加强对海洋上网络空间的信息数据安全监管, 包括对于海底数据中心和海底光缆的数据跨境流动进行严格的监管。建立明确的行政机关以对海底数据信息流动实行动态监管, 避免政出多门、权责混乱的情况。加快网络信息技术专业性人才的培养, 重点加强学界与实务的有效沟通, 抢占技术源头优势以构建数据拦截与网络巡查一体的监督系统。对于信息数据跨境流通的各个环节行政机关可以实施动态监控, 建立一整套事前、事中、事后的审查体系, 环环相扣从而实现网络信息数据流动的安全与有序传播。其次, 在实现“虚拟登临权”和对领海与专属经济区内违法的网络活动进行海上执法时, 可以运用无人机、无人船舶等人工智能技术工具补充, 在坚守海洋空间网络执法边界进行合理合法执法, 以提高行政执法效率。依托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型信息技术优势, 建立一整套智慧海洋体系, 设立信息拦截模式, 阻拦他国对于我国海洋上网络空间信息入侵的网络攻击行为, 提高海洋行政机关的信息数据监管能力。通过整合现有我国海洋执法资源, 以实现海上执法跟随信息时代发展的步伐。

  (三) 积极推动海上智慧执法体系构建

  从我国《网络安全法》的立法本意出发, 结合《塔林手册2.0》中对于“虚拟登临权”实现的相关条件, 不断丰富我国海上执法机构利用网络信息技术手段虚拟实现登临权的执法手段。

  首先, 通过推动我国海洋执法部门建立海上智慧执法体系, 搭建以“云计算”等新兴网络技术为基础的海上网络智慧监控平台, 避免现今利用北斗卫星进行信息数据传送可能会导致被第三方窃听、截获等情况的发生, 从而使指挥信息能够直接实现上传下达, 从而实现保障一线执法队伍与指挥中心信息网络安全的目标。同时, 注重配备网络信息化指挥系统建设, 搭建智慧指挥更加便捷流通。具体来说, 在装备建设方面, 大力加强对无人机、无人船舶装备数量。以满足对海上边界、海区监控、海上事故的发生进行动态实时监控, 并承担海上运输补给的职能。另外, 在智能工具中装备电子眼, 连接海上智慧指挥中心平台, 将监控海域情况实时收集并将执法结果一齐送至智慧指挥中心。

  其次, 以美国海岸警卫队创建C4ISR系统为指向标, 21创建海上智慧执法体系, 将海警执勤区域侦查、监视、预警、情报和指挥、控制、通信联为一体, 配备人工智能工具与电子眼, 从而实现高感知度的执勤现场勘察于高效的指挥控制, 以实现执法船艇与飞机和人工智能工具之间良好的互动关系。

  最后, 为了规避实行“虚拟登临权”可能会产生的争端风险。我国海洋执法主体可以利用虚拟与实际两种方式相结合, 即派出执法人员登上船舶检验船舶文件, 同时利用网络技术手段对船载网络信息系统进行监控。

  注释:

  1 张文显主编:《法理学》 (第三版) , 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第296页。
  2 卢云主编:《法理学》, 四川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第165页。
  3 《塔林手册2.0》第1条:“国家主权原则适用于网络空间。”转引自[美]迈克尔·斯密特等主编:《网络行动国际法塔林手册2.0》, 黄志雄等译,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版, 第57页。
  4 参见《海洋法公约》第110条。此五种情形主要包括: (1) 该船从事海盗活动; (2) 从事贩卖奴隶活动; (3) 从事未经许可的广播; (4) 没有国籍; (5) 虽悬挂外国国旗或拒不展示国旗, 事实上却与登临船舶属于同一国籍。
  5 杨合庆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释义》, 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8年版, 第38页。
  6 周旺生:《法的渊源与法的形式界分》, 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5年第4期。
  7 钟义信:《人工智能:“热闹”背后的“门道”》, 载《科技导报》2016年第34期。
  8 王欣、初北平:《研发试验阶段的无人船舶所面临的法律障碍及应对》, 载《中国海商法研究》2017年第3期。
  9 参见《塔林手册2.0》第46条, 注释10:专家认为这种“虚拟登临”属于合理行使登临权的范围, 且认为“虚拟登临”的侵入性比正常行使的登临权更弱, 应当包含在登临权行使的合理范围内。此外, 《海洋法公约》第110条并未限制行使登临权的手段和方式, 利用网络手段进行“虚拟登临”不会损害登临权的立法本意。以虚拟的方式实现登临权符合《海洋法公约》中关于登临权实现的立法宗旨与目的, 且第110条的规定并未限制登临权的实现应以某种特定方式来进行。
  10 黄志雄:《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制定的新趋向——基于<塔林手册2.0版>的考察》, 载《厦门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年第1期。
  11 胡玉鸿:《法律主体的概念及其特性》, 载《法学研究》2008年第3期。
  12 国际习惯对所有国家均具有约束力, 不受“条约相对效力原则”的限制 (《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38条) , 参见陈敬根、刘志鸿:《海上安全风险规制的范式安排:从单边管控到区域协同》, 载《江淮论坛》2018年第5期。
  13 参见《海洋法公约》第110条第2款:在第1款规定的情形下, 军舰可查核该船悬挂其旗帜的权利。为此目的, 军舰可派一艘由一名军官指挥的小艇到该嫌疑船舶。如果检查船舶文件后仍有嫌疑, 军舰可进一步在该船上进行检查, 但检查须尽量审慎进行。
  14 船舶自动识别系统 (Automatic Identification System, 简称AIS系统) 由岸基 (基站) 设施和船载设备共同组成, 是一种新型的集网络技术、现代通讯技术、计算机技术、电子信息显示技术为一体的数字助航系统和设备。
  15 参见《塔林手册2.0》第46条, 注释1:国际专家认为《海洋法公约》第110条规定体现习惯国际法。该条赋予军舰或其他经适当授权的船舶以法律权威, 使其可以登临在公海上遇到的不享有主权豁免的外国船舶。
  16 参见《塔林手册2.0》第46条, 注释5:网络手段可以为海盗行为提供便利。例如, 运用网络手段可使船舶停止前行, 或者阻止其与前往救援的军舰进行通行。
  17 参见《海洋法公约》第101条: (1) 私人船舶或私人飞机的船员、机组成员或乘客为私人目的, 对下列对象所从事的任何非法的暴力或扣留行为: (a) 在公海上对另一艘船舶或飞机, 或对另一艘船舶或飞机上的人或财物; (b) 在任何国家管辖范围以外的地方对飞机、船舶、人或财物。 (2) 明知船舶或飞机成为海盗船舶或飞机的事实, 而自愿参加其活动的任何行为。 (c) 教唆或故意便利 (a) 项或 (b) 项所述行为的任何行为。
  18 参见《塔林手册2.0》第46条, 注释7:对于外国船舶运用其他网络手段 (例如推特、Vkontake.ru, 脸书或其他社交平台) 发布信息, 国际专家组认为该情况不属于本规则禁止情形。本规则禁止性规定的目的和宗旨主要针对未遵守国际规定的广播。例如, 不遵守国际电信法的播报频率规则。
  19 5V维度是指大数据主要包括的五大特征, 即数据体量大 (volume) 、数据类型多 (vairty) 、数据处理快 (velocity) 以及数据价值高 (value) 。
  20 陈敬根:《海上安全风险管控的区域性安排与制度构建》, 载《南京社会科学2017年第9期。
  21 C4ISR系统, 即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侦察、监视系统, 国内又称指挥自动化系统或指挥信息系统, 是现代高技术信息战争中获取全维优势 (信息优势、决策优势等) 的基础和核心。美国把C4ISR系统看作与武器系统同等重要, 把它称为“兵力倍增器”, 俄罗斯把C4ISR系统看成是“继核武器和洲际弹道导弹武器之后军事上的第三次革命”。很多国家都将研制C4ISR系统列为发展军事技术装备的重点政策之一。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lunwen021@163.com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色视频网站2